第10期科学报道工作坊学员回顾

学员回顾

1.

学员:朱洁      米其林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互联网市场经理

生活在现代都市的我们,每天都会接触到与环境有关的话题,坊间传言,媒体报道,层出不穷的环境事件在新媒体的推动下,被曝光,被热议,被解释,被辟谣。从所有的这些讨论声中,一类社会心态慢慢形成,担忧,抱怨,恐慌,无力感,漠视……总体而言,民众对环境事件的心态是消极的,在听到这个话题后,我非常有兴趣参与到专家和记者们的讨论中,这也是第一次接触科学松鼠会的活动。

不同于媒体专业人士,我的感受集中于两点,公共利益和理性。

环境属于公共利益,它对我们每个人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在一定的范围内是均摊的,导致了在很多情况下,大家一致感觉到受到严重的,非常明显的损害时,才会关心和开始维护,通常这个时候,为时已晚。环境风险,是需要很长时间的提前预测评估,这种评估不是公众自身的知识,能力,和资源能够去发起的。这需要政府有专门的结构和程序严格的进行,这个过程中,媒体和专家需要有更多的互动和合作,作为驱动力。

这个过程中,听了一个大家最近比较关心的PM2.5的解释,个人以为,这位专家的解读还是有些太学术,太模糊了,我听了1个小时下来,大致能够明白的是,PM2.5只是众多空气污染指数中的一项,PM2.5的监测很困难,不具有明显的致命性,另外,我们肉眼看到的灰霾和PM2.5没有显著的关系,灰霾多在秋冬季,和空气相对湿度有关,所以灰霾天气的时候也不需要非常紧张,没有灰霾的时候也不见得空气真的好,也许PM2.5还是很高。这些都没有解决我的疑虑,我以为,媒体的报道有个很重要的任务,就是能够翻译专家的的学术性的话语,代替民众去对专家提一些问题,以获得大家关心的答案,最大程度解答公众的疑问。

非常希望,媒体能够有更多高质量的,关于PM2.5的报道,关于化工,关于湖泊,关于矿业污染的报道,让公众对环境问题,不再只是看个热闹,跟微博话题榜一样,热议几天变消失得无影无踪;让政府作为,积极的讨论和民众的关注,还是有一定作用的吧。环境,本该是最大的生活话题,何以没有明星绯闻引人注目呢?

另外一个非常可贵的关键词:理性。

常常看新闻报道,许多非常有重大意义的事件,媒体报道的角度特别单一,观点非常强烈,强烈到有时候甚至偏离常识,抑或是迎合公众心态,故意突出矛盾使之更加有故事性,抑或是迎合主流宣传的需求,生硬无比。

杨传敏记者的一个案例引起了我很大的兴趣,紫金矿业的。当我们看到那些被环境破坏折磨的一个个真实的人,我们通常会感觉到无助和愤怒。然而,这两个词帮不了我们,它们的后果是恐惧和对立,常常这引向了更加悲剧的结果。这时,我从她的讲述中找到了“理性”这个宝贵的词。

这个词涵盖了两个方面,对事实的尊重,对科学的探求。对于每个事件的报道,我们都要全面收集来自所有方面的信息,一一辨明真伪,让一个事件中涉及的所有方方面面的人,利益人,责任人,受害人…都有能够表达他们意见的出口,越全面,越细致,越接近真实。然而,事实还远远不够,对事实的解读和分析则会让我们更加清晰地看到真相,找到解决冲突的途径。只有事实的报道,常常带给人们很多的问题和争议,引入了科学的分析,则是一种积极为各方找到解决问题的参考。没有科学的支持,声音将缺乏力量,决策缺乏依据,后果无法评估。因此,我非常敬佩调查记者们抽丝剥茧的精神。

我们有对正义最朴素的需求,然而,这些朴素的需求又易于引发极端和狂热,正义也需要取之有道,若非如此,我们非常可能会南辕北辙。理性带来的是我们用最正当的方法追求正义的结果,确保所有的力量在一定范围内合理使用。

公众的理性需要被训练,媒体的理性则是一盏引路的明灯。 让报道更科学,让声音更理性,让所有来自媒体,大众对事件的反馈更积极,有效推进环境变革。

 

2.

学员:郑思思

7月7日,小暑。我有幸参加了由科学松鼠会主办的“环境与风险”科学报道工作坊,在这场“严肃”的主题演讲中,萦绕着自由而轻松的探讨氛围,不仅开拓了我的科学视野,还结交了许多志同道合的业内朋友。

蒋大和教授的主旨演讲,让我耳目一新。重新认识了被媒体“炒烂”概念的PM2.5和灰霾,暗暗感慨,环境报道需要记者更加严谨专业,首先要弄清楚概念,不要人云亦云,更不要迎合舆论。

小蓟和传敏分别结合自己的采访经历,谈了各自对环境报道的体会,这是很亲切的业务交流,让我收获颇丰。

当然,不得不提的是最后的角色互动体验游戏环节,在虚构的环境事件中“实地”体验采访报道。作为《江城早报》记者,与另外2位同伴共同报道,采访受难者家属、企业代表、科学委员会专家、环保组织等,最大努力地做到平衡报道,让各方发声。游戏中,欢笑声讨论声不断,大家很快就熟络起来,并在互动中相互帮助提供建议。在游戏点评环节,不同的角色体验者都畅所欲言,也结合实践中体会,给游戏设置本身提供改进意见。

一下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结束时似乎大家才找到工作坊的“感觉”,告别时依依不舍。真心希望科学松鼠会能在上海建立分站,在科学报道记者圈建立职业共同体,让科学报道更专业,让科学精神不断传递。

P.S. 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们都很敬业, 向战高温飞来上海辛勤工作的他们致敬。祝科学松鼠会越办越好!

 

3.

来自上海理工大学的学员

理想主义弥留之际

扮演活动中,我抽到了〖专家〗。想想都觉得好笑,上学期还在一门人文课作业里写了个访谈狠狠挖了一番专家,今天却轮到自己戴面具专家附身。好在有渊博健谈的蒋老师见招拆招,看着媒体组满意而归,我在旁边两眼金星:理论支持并不复杂,但要切合实际条理清晰地分析问题又另当别论。若早知,当初在枯燥无味的专业课上该多用点心。在修改报告的时候,蒋老师反复强调要用词恰当,不可随意下结论。科学注重严谨,而现实因素复杂不可估,一种现象的背后成因万千可能,这或许就是专家大都给人委婉保守印象的原因。

后来的总结感想时间含金量极大,几位一线记者和环境从业人员轮流分享实战经验和困惑。记者的工作堪比侦探,社会出了漏洞立刻赶到现场搜集信息抽丝剥茧用理性和洞察拼凑出最接近的事实。一只笔写出天下,环境报道更要求纯正的公义感,不易。

愿人类早日抛弃核电之类粗暴能源,节制物质欲求,与自然温和相处。

发表评论

填写昵称和邮箱即可发表评论(邮箱不会公开)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