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期科学报道工作坊学员回顾

学员回顾

1.

学员:王璨    中国传媒大学 

嘿,松鼠在飞行!

我最喜欢的状态,是飞行。思维飞行,灵魂飞行。于是,在一个炎热的夏季午后,当我和30多位老师和朋友,在“科学松鼠会”工作坊一起交流与讨论的时候,真的很想跳出画面,说一句:嘿,你看,松鼠在飞行!

作为一个热爱话剧、音乐、旅行,没事儿喜欢摆弄点文字的文科生,结实这只“剥开科学坚果”的“松鼠”,着实有点改变“三观”的架势。如果这样的表述略显浮夸,那么至少也要说,松鼠会在改变我的思维方式方面“大有作为”。我的另一个身份,是一名有志于成为优秀新闻记者的学生。在读书的5年间,我的许多老师都告诉我,一名优秀的记者要是一个“杂家”,而后才是一个“专家”;我的导师在与我的第一次谈话中,就告诉我,文科生最欠缺的是严密的理性思维,真正的科学会对你大有裨益。而以上两点,在下午的工作坊,也得到了最好的印证。可爱又睿智的王若涛老师跟大家分享了马克思曾对女儿说的话,“对人类的一切知识都有所了解”;小组讨论中认识了营养师、专栏作家小顾,在他的微博里看到这样一条:“@配音虎:1、文科生记者道听途说走马观花写出骇人听闻的毒XX报道;2、政府调查辟谣;3、公知说政府辟谣反而印证了报道;4、专家解释正常使用XX无害;5、公知粉嘲讽专家;6、文科生公知从科学角度解释XX为何有害;7、公知和粉齐声质问这个社会怎么了,记者成为英雄;8、千万无辜农民一年辛苦付诸东流……”

当信息变得泛滥,真相成为奢侈品;当自媒体的出现让人人都可以成为“记者”,理性声音成为稀有物。曾被大众认可与信任的新闻媒体,在一浪高过一浪的“众声喧哗”里,似乎有那么点摸不到头脑的意思,特别是在报道中涉及科技、医学、生物学等专业科学领域知识的时候,新闻报道往往陷入一定的困局之中。媒体记者专业知识的缺乏、报道理念的偏差、市场导向的影响,都将关于公共卫生等问题的报道引向“歧途”。然而这其中的矛盾并非不能调节,尽管从整体上而言,这种调节与磨合又需要一个相对漫长的时间。但从个人角度来看,我们自己可以做的其实有很多。于是,在最初了解到“科学传播训练营”活动的时,心中充满了期待与向往。报名参加并顺利入选本期关于“公共卫生与媒体报道”的工作坊,也是最近让我最兴奋的事情。

等待开场时的大提琴背景音乐,往期活动的视频片段循环播放,都让我觉得莫名的熟悉和放松。王若涛老师风趣、真诚又睿智的讲述,总能让我不时点亮大脑里的一盏盏小灯,如何理性、现实而不偏激地看待中国的问题,是作为当代青年最迫切需要学习的一点。蔡凌萍老师的讲述亲切而娓娓道来,曾经的媒体从业经历让她的讲述与媒体的距离更近,与我的知识体系也更近,和蔡老师就SARS报道的交流让我获益良多。陈淑蓉老师,在我看来,是位非常有人文情怀的学者。她在讲述每一个案例的时候,从话语到表情都满溢着急切与担忧,多希望这样的事情不会再次发生,她对媒体的期望也是那么诚恳。听完陈老师的讲述,我再次觉得自己目前依然可以做到很多。与这些老师共同努力,我们可以做的还有很多。
身边的学员们自然也格外可爱,我所在第一小组的三位好朋友,一位是有医学专业背景的可爱女生,一位是致力环保活动的项目助理,还有一位是营养师、专栏作者、时常出现在电视荧幕上的我的半个同行小顾。小组讨论进行的各种欢乐和高效,从对公共卫生事件的分类,到对具体案例的报道策划,群策群力,趣味无穷。其他小组的发表与交流,以及王老师“忍不住”的好多次点评,又给了我新的启发。
媒体究竟如何报道公共卫生事件,这个大命题可能无法在一期工作坊就找到答案。而作为一个并未真正踏入媒体实践的学生,我亦不能完全给出一个我自己完整的理解和方案。但这次工作坊,却让我看到了有这样一群人,真正关心这个问题,并愿意以自己的力量去改善目前的不良状况。在我心中,这或许是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当我们在讨论公共卫生与媒体报道的时候,我们究竟在讨论什么?媒介素养、媒体良知、机构合作与沟通、科学知识的普及,这些都是。但于我,一个第一次参加松鼠会活动的人来说,情怀与知识都对我触动良多。而情怀与知识,或许也是推动公共卫生与媒体报道良性发展的最简单,却最重要的开端。

嘿,所以我说,松鼠飞起来的样子,是可爱的,也是美丽的。因为理性的讨论与情怀的抒发,总能让每一次飞行都平衡、平稳。

希望,继续飞,平稳的飞,可爱的飞。这只松鼠。

2.

学员:曾鼎   果壳网

细细数来,这已经是第5次参加科学报道工作坊。

本期工作坊主题为公共卫生,跟我之前参加的几期不同,这期主讲嘉宾并没有媒体现从业人员,主题着重于从公共卫生机构的角度,讨论包括健康教育传播一类的东西。缺乏一线媒体采编参与,我个人还是觉得有所缺憾。

由于个人原因,最后的小组讨论未能有幸参与。仅在此回忆三位主讲老师给我印象较深的东西。

根据王若涛老师的看法,公共卫生属于公共政策的一部分,具体到一个事件里,牵扯的东西甚多。蔡凌萍老师也强调,公共卫生跨领域和部门非常多,政府部门协调很困难。陈淑蓉老师举了一个案例,一个地区缺乏干净饮用水,问题怎么解决?卫生部只能建议喝干净的水,但它没法提供。水利部可以打井,但涉及到钱的事,财政部就要牵扯进来。而地区发展问题,需要发改委和建设部的参与。

这是大卫生观的体现。针对一个公共卫生事件,可以看到前前后后波及的事物很多。媒体报道也面临一个切入角度的选择问题。

在三聚氰胺事件上,陈认为,除了企业本身暴露出的问题,背后其实隐藏着,奶源不足,以及母乳喂养率持续降低的现象。如果媒体能从这些点深入探讨,挖掘比如母乳喂养率持续降低的问题,报道或许能独树一帜。

另对活动本身谈一点拙见。

在整个活动现场,讲者和听众间的交流都很融洽。随时提问,随时解答。但我个人认为,一些纯粹知识性、概念性的东西,在嘉宾主讲以及与听众互动中耗时过多。比如,就“公共卫生”一词的概念,我认为应该迅速理清,无需过多滞留。对于听众来说,即使没有工作坊发放的资料,使用维基百科、搜索引擎即可解决问题。

私以为,公共卫生的媒体报道、健康教育、媒介传播,该当如何,可以如何,哪些地方存在不足……针对方法论层面上的探讨才应该是焦点。这一点,跟活动议程的设置有关,跟讲者拟定的主题有关,也跟听众的素养有关。

从一个听众的角度来说,我建议参加此类活动前做些必要的功课,尤其是对于不熟悉的领域。这也是我对本次活动过程中,有听众不知NGO为何物的态度。毕竟讲者一共才三位,两位是NGO从业者身份,不知道这一点说不过去。而对于科学报道工作坊来说,借用一下前述有关“大卫生观”的理念,思考一下“大活动观”——保持关注某个主题,聚焦有价值的案例,比单纯的科学知识普及更迫切。

3.

学员:赵世奇   知乎运营官


上周有幸参加了科学报道工作坊举办的公共卫生媒体该做什么活动。期间与诸多其他领域的人共同了解讨论公共卫生和媒体应做的方向,收获甚多。
伤害、愈后两个方面以前并未注意,但从活动内容上看,这两方面在公共卫生中占的比重不小,并且应予以重视。公共卫生实际涉及多个部门,多方面协调机制很值得玩味,在当前情况下,很多公共卫生涉及到的内容的经验,相信在其他方向上也会有借鉴作用。
王若涛先生提到的媒体传播知识的三点「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寓教于乐」让人受益匪浅。由于传播自身的原因,信息在从专家到媒体、从媒体到受众的过程中,已经有一定的偏差,并且在阅读或接受信息时,由于已经形成的刻板影响,对内容是否能够理性思考有待商榷。此时,「动之以情」便有了战场。「动之以情」是以一种心理上的方式警告、劝解、诱导,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并不能完成传播知识的动作,但是可以完成传播知识的目的。至于「寓教于乐」,郑渊洁老师的文章很值得拿出来重新回味学习。
媒体在公共卫生中,既是监督者,又是传播者。而当前媒体滥用监督权的现象较为突出,甚至有人打着食品安全、医患的帽子,无视真相而捏造曲解事实。最终公众得到的只有误解和恐慌。这种行为对公共卫生有害无益,只能一点一点的磨去媒体的公信力。媒体毕竟不是经过多年专业训练的从业者甚至专家,因此在出现公共卫生事件后,应当陈述实时、而非胡乱猜测。活动中的小插曲,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公共卫生知识普及的力度不够。国家的政策并不能有效的传播给需要的人,有益的事情(如膳食指南)并不为所有人知晓是一方面。这之中,媒体都有自身的人群,正面的知识宣传远不如负面信息吸引眼球,所以要做到有效传播需要众多媒体共同努力。
此次活动的两名NGO领域工作的老师,在讲解之余对NGO的一些活动也做了描述。以前并未参加过NGO组织的活动,借此次活动对NGO了解许多,感谢。
最后谢谢此次活动的组织者,对此次活动唯一的一点点小要求就是应该增加一些深度的讨论和更长的沟通时间,虽然已经很长了:)祝工作坊越办越好。

发表评论

填写昵称和邮箱即可发表评论(邮箱不会公开)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