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期科学报道工作坊学员回顾

学员回顾

中央电视台编辑——牛小雨

这是我第二次参加科学传播训练营活动。感觉比上一次要精彩,嘉宾阵容很强大,很会讲,知识性很强,明显感觉到一个下午的时间不够用了。

本次活动基本分两个部分:灾难和报道,分别有领域强人现身说法。灾难关注更多的是地震,大概是因为这两年国内国际大地震频发吧。空错和任老师关于地震的讲座从最浅显易懂的震级开始,分享了很多相关知识。略作整理:

  1. 震级除最常见的里氏外,常用的还有面波,体波,矩阵级三种。
  2. 里氏用于小于6级的地震,否则根据能量波计算公式,会趋于饱和。
  3. 具体到每个地区,根据房屋损坏程度,有烈度,也就是建造房屋时的抗震度。
  4. 烈度是按照地震时地面运动加速度来算的。
  5. 全国设有许多检测台站,所有2级以上地震都能监测到,比如地震前一两天北京朝阳就有一次1.8级地震。
  6. 如果用地底运动来类比大气运动,我们能够比较精准地做天气预报是因为有卫星云图,但是地底现在无法得到精确地实时运动图像,所以地震预报现阶段还是很困难。
  7. 地震预报还要考虑到社会因素,因此不能随便发布。
  8. 地震和海啸的关系。需要在深海地区才会发生。渤海湾这样的浅海是不会有海啸危险的。

接 下来是丁补之的报道讲座。其实也不能算讲座,算是一个精彩的分享吧。毕竟大多数学员都是新闻媒体从业人员,而且其中一部分有着相当的工作经验(比如我,哈 哈),去过灾难前线,对于问题也都有自己的看法和见解。因此这一阶段大家讨论比较多,气氛也越来越活跃了。开头阶段略显沉闷,可能因为开场总有些场面话要 讲,丁记也有些紧张,我心里其实也有些犯嘀咕,这到底要讲些什么呢?后面从他经历报道的各个事件开始,就变得逐渐精彩了。所以,在这里,并不一定仅仅是来 学习自己不会的知识的。作为一名合格的编导和记者,其实对于普及类知识性的东西,我们的自学能力应该都已经锻炼得不错了。如果只仅仅是为了获取一点书面知 识,松鼠会也没必要费时费力组织这样的活动。丁补之的讲座就是这样一次不错的分享过程。两张照片给我留下比较深的印象。

一张是他2008年 一年的活动轨迹,简直是哪里有灾难,哪里就有他的身影,整整忙碌一整年。他确实称得上是一名灾难报道记者。另一张是他同事去报道伊春空难前,去书店采购的 航空书籍,五六本之多,在飞机上还在恶补。相比之下,我的生活还是过得太舒适了。忽然想,还好我做得是专题和纪录片类,如果去做新闻报道,我一定是疲于奔 命,应接不暇,最终被老板给开了。

最后的讨论落足到当前灾难新闻报道有哪些不足和可以改进。大家的发言都很积极,但很多东西,只要多经历一 些,就会发现,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逮。这些事情,嘉宾丁补之和徐超应该也都深有体会,所以不需要多说,只要能够心态平和,客观地看待就行了。所以也才有了 丁记最后略带忧伤的结束语: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总之,精彩的活动,期待下一次!

 

中国安全生产报社摄影记者——李拓

工作坊形式很赞,参加过1、2期活动,之后怎么样不了解,但感觉这次开场安排的让大家自我介绍环节很有用,不但让讲演的嘉宾提前了解一下大家的身份和想法,更是省下了之后小组讨论环节再自我介绍和互相认识的时间。

汶川512后,受到很大触动,之后一直对地震高度关注,于是当看到本次工作法的主题便果断报名。

个 人对活动的上半场很满意,尤其是当讲演多次被打断,年轻的空错先生表现的非常大度,场下的朋友们提问也比较到位,神秘嘉宾任鲁川老师谦逊、直率的回答也显 得足够专业。丁老师是资深调查记者,不但有着丰富的经验和优秀作品,更无私地为后生们详细介绍了南周、财经等国内顶级媒体在一个个突发事件中是如何做报道 的,我感到受益匪浅。

夸完之后想吐吐槽。

也许主办方没有预料到上半场会如此精彩以至于超时耽误了下半场和徐超姑娘的讲演。下 半场时间很有限,小组练习的题目有些多余,尤其是在确认信源的题目上,部分朋友显得过于纠结,既不科学也不理性。最失望的是,话题引发争辩后却无权威点评 和合理总结,大家无视规则各说各话,使得之后一次次陷入无休止的辩论中,甚至小组出现内讧,不但耽误了活动进程,最终也没吵出个所以然。

我 还是支持我们小组得出的统一结论,得到无法确定真假的信息后,去刷USGS和各大地震台网,有闲心的话用关键词组刷刷微博,也就足够了,你比别人快个几分 钟发条地震消息,意义能有多大?你比别人早个十几分钟去准备采访工具和旅行箱,不一样得按点跟大家一起上航班一起落地么?

大家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口水,讨论了一个意义不大的问题,我相信,大多数朋友还是更希望能多聊聊、多听听前往灾区后应当如何进行采访报道的吧?可惜,我们整场活动几乎都能没有讨论这方面的话题。

有朋友提到,丁老师讲的比较散、比较偏题,在我看来,工作坊正需要丁老师这样的嘉宾,当我们的全部思路都被科学知识带着走时,丁老师跟前面的人相互跑跑题,正好把我们重新带回记者的世界里。这样一来,我们可以真正做到了“科学”和“报道”两条腿走路。

任 老师很可爱,上半场尽显专家水平和大师风范,下半场一开始又脸红卖萌装出某党好同志的姿态,在其位不得不谋其事,下面的记者朋友们想必官场上的事情见的都 不少,官员里专家一般不敢说话,说话的通常都在说废话,像任老师这样的既卖萌又讲真话的官员学者还是不多见的。希望松鼠会的同仁们继续努力发掘这样的人 才,把这个工作坊做成百家争鸣轻松愉悦的讲坛。

每次参加工作坊都会有惊喜,第一次惊喜的是跟我同一组某小巧玲珑的姑娘以机关枪般的语速勇冠 全场,第二次的惊喜是工作坊旁正在展览FAME的迈高孔泰大师的摄影作品,这次的惊喜是跟我同组的北大牙医郝楠同学对地震信息的专业和执着,当然,他伶俐 的口才也是亮点,于是乎,像我这种嘴笨的人在小组练习中完全可以放松休息了。

说了不少,欢迎大家拍砖。

 第7期学员——条条

第 一次接触灾难,还是在大二的时候。那时我参与举办了一个关于NGO的文化节,和一些曾在汶川地震救援现场工作的志愿者做了一些交流。他们反映,尽管大家对 于救灾都有很大的热情,然而国内的NGO组织仍不够成熟,当然,这也是由于多年来政府一直未能放开NGO有关。而且,很多当时去救灾的志愿者,在灾难现 场,自己反而患上了心理疾病,成为了需要被救助的对象,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小小的讽刺。

在这次文化节上,我们对于NGO的管理、协调、建构等方面,都做出了客观和细致的分析。我虽然没有去过汶川地震现场,但我也能深刻地体会到,救灾不能是一厢情愿的感性诉求,在绝大多数时候,理性与反思也非常重要。

而在五一劳动节这个下午,我参加了科学松鼠会关于“灾难报道”的科学报道工作坊。这一次,我们不说救灾,而说灾难报道。不得不说,这是一次收获颇丰的职业化沙龙。讲者的旁征博引和亲身经历固然让人击节称赞,媒体同仁讨论中闪耀的思辨与理性的火花也让人获益匪浅。

首 先,是进一步引发了我对新闻伦理的思考。在沙龙中,我处处可以体会到大家自发的对生命的尊重。丁补之先生在展示了,放了一张挖好了但没有放死者遗体的照 片,整个照片尽管宁静肃穆,没有骇人的元素,却在无声之中传递着同情与悲伤。媒体在报道中,应该避免那些过于触目惊心的死者画面,尊重死者和死者的亲人朋 友,切不可把他们仅仅当做一个噱头式的新闻素材,避免二次伤害。

其次,我对于媒体应该在救灾防灾的作用,又有了进一步思考。丁补之先生分享 了他在追问伊春空难和汶川地震校舍倒塌的报道经历。我不禁也回想起之前看过的一部纪录片《劫后天府泪纵横》。灾难既是天灾,也是人祸。发生灾难后,主旋律 报道固然必不可少,一些问责式的报道,反应了我们的体制问题,也弥足珍贵。在事后。毕竟,媒体的导向直接会影响公众的关注点,最终会影响政府的决策。只 是,考虑到中国媒体残酷的生存现状,媒体本身就是一门斡旋与博弈的艺术。

最后,我对于防灾意识也有了更深的体会。主持人桔子一开始就提醒了 大家,安全通道的位置。毕竟,如果我们平时就知道如何应付灾难,当灾难真正来临时,损失也许能够规避地多一些。空错先生除了分享了新闻报道中一些关于地震 的基本知识外,还提到了防灾。例如,日本的临震预警卓有成效,值得我们学习。北京有许多的紧急避难所,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在发挥作用。

寥寥数语,其实也没法说尽我的收获。希望科学松鼠会的科学报道工作坊越办越好。

发表评论

填写昵称和邮箱即可发表评论(邮箱不会公开)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