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期科学报道工作坊:打入科学圈

工作坊第6期网络海报

回顾人:依含

信源靠谱是科学报道的底线。可在Web2.0时代,信息泛滥、谣言纷飞,站在食品安全、环境污染、气候变化、和医患事件风口浪尖的记者朋友们也许时常感慨:去伪存真,说来容易做来难。

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可靠的信源,再牛的记者也写不出靠谱的科学报。那么,该如何获得靠谱的信源呢?对记者来说,采访科学家是汲取可靠科学信源的必经之路。路漫漫其修远兮——在@杜邦公司 的全力支持下——本期工作坊由潘希与金煜在@beta咖啡一同带我们一同上下而求索。

本期坊主介绍:

潘希,《中国科学报》新闻中心副主任

2004年毕业进入报社工作,一直“奔跑”在采编一线。主要做过:突发性重大自然灾害、诺贝尔奖获奖成果解读、气候变化、实验动物、两院院士会等报道。目前关注科普、气候变化和科技体制改革。

金煜,《新京报》时政部环境记者

曾就气候变化、量子物理、流行病等做过多篇专题报道,采访过多位诺贝尔科学奖得主。曾造访瑞典皇家科学院和欧洲强子对撞机等实验机构并撰写专题报道。曾多篇连续就空 气质量问题进行科学解释,推动了国家层面将PM2.5列入强制指标进行监测和信息公开。

采访科学家应该挺容易的吧?多年前,桔子也是这么想的,于是便有了她的种种采访糗事,请大家速度围观!感谢桔子为科学传播主动自爆囧事的精神!


意识到采访科学家并非易事以后,咱来看看记者朋友们都要面对哪些拦路虎:

除了拦路虎以外,采访科学家的过程中也是陷阱重重,一不小心就可能大意失荆州:

接下来,经验丰富的潘希老师和金煜老师会一步步教我们怎么打败采访科学家过程中的拦路虎,并提醒我们注意采访雷区,还会跟我们分享她们的小心得。
BOTTOM

1.打败采访中的拦路虎

 

1.1 不敢采访科学家或采访不到他们

潘希:很 多记者在采访科学家的时候,总产生一种畏惧的感觉,难以与他们平等地对话。分析其心理,多半是认为科学家不同于常人,是特别优秀的、什么都懂的专家,不容 得我们去质疑他。但实际上,除了专业领域内的问题,科学家就是普通人。我们有一个记者,刚开始对航天方面什么都不懂,但她的优点就是主动提问并坚持不懈, 即使面对的是我们国家月球探测工程的首席科学家——中科院院士欧阳自远 。到现在,她跟欧阳自远关系特好,欧阳自远还时常主动打电话邀请她参加一些讨论会 。我觉得科学家并不难打交道,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坐在那闲聊 。只要提前做好准备,尤其是第一次采访的时候,做到科学问题上有一定的交流,采访科学家,甚至和科学家成为朋友都不难。

金煜:在 采访科学家上面,其实中西方也存在不少文化差异。我采过很多国内的科学家,我不止一次听到他们回答说这是我们科学家自己要做的事情,老百姓管自己的事就好 了,大家听不懂,不用讲了。可在国外的科学家就不是这样。尤其印象深刻的是我去欧洲大型强子对撞机中心的采访经历。我的采访超乎寻常的顺利,当时我采了很 多科学家,没有一个拒绝我的采访。我就问他们媒体部的人为什么,他们就讲这么大一个项目花的都是欧盟纳税人的钱,他们甚至整个机构里面有做培训,要求科学 家有这么一个概念——你们花的是纳税人的钱,有义务向纳税人解释你们做的是什么。所以国外的科学家都有这个概念,知道他们有这个义务向公众解释这个事情。 但如何你对中国科学家说,你得接受我的采访,因为这花的是纳税人的钱,他肯定气坏了。但你可以对他说,民众有很多误解,希望您也能满足一下民众的知情权。

TOP

1.2如何找到合适的科学家做采访?

潘希:通 过科学家的圈子和从事科学报道的媒体圈子是找到合适人选的捷径。其实作为科技记者你应该把科学家当成一种资源,认识一位科学家等于认识了很多科学家。比如 去年我做的诺贝尔物理学家的解读报道,10月份颁完奖后马上得开始找科学家采访,他为什么获奖,重要性在哪。每次找科学家特别困难,它这个领域非常小,你 怎么合适找到他呢?我从在微博上约李淼教授开始,一路顺藤摸瓜,找到了中科院院士陈建生,国家天文台研究员陈学雷,最后终于找到了中科院院士物理所所长吴 岳良。

除了通过认识一位科学家等于认识很多科学家之外,咱们也可以通过今天的工作坊多认识媒体朋友。如果圈子里有几位长期做科技报道的朋 友,那么他们将是你的专家库。结交记者朋友很有益。长期在一个领域,比如说有四、五年时间,很多在你看来不太懂的问题,他可能都知道,他可以给你推荐什么 样的角度写这个文章合适,你这个角度去找什么样的专家谈最合适。

金煜:有 一些科学家明星科学家很愿意跟媒体介绍一些科普的东西,中国也有比较国际化的科学家跟媒体交流。我觉得这些人可以把他发展成线人,一个事件出来后,先给他 打电话,问这怎么回事,这个研究重不重要,他会给你认真解释。 我觉得平常要跟这些线人保持联系,聊整个领域的情况,也可以让他帮你推荐人,帮你讲一下研究重不重要。可能最终他的话并不一定会放在版面上,因为出现在版 面上的应该是最合适的,而不是最能说话的人。除非他恰巧是这个领域的专家,那么我会采访他。

但科学这么细,线人可能并不了解一些新发现的前 沿领域。所以针对这些领域,你必须进一步的找到合适的科学家 。不管合不合适,找科学家的前提是人一定要靠谱。你可以对他进行背景调查,看他的文章有没有在国际期刊发表,如果在国内期刊发表不一定靠谱。他的研究如果 很重要,在这个领域比较权威,那么肯定在很重要的期刊上发表。

TOP

1.3如何打开科学家的话匣子?

金煜:问 题往往能打动科学家 。 我用的比较成功的一个方式就是装傻。第一个问题先说我想了解你的研究,他会很高兴,愿意跟你往下说。然后我就说,某某科学家这个我真不懂,百姓也不懂,你 得帮我说清楚。科学家真的会帮我解释。其实我在采访前做过很多研究,并不是真不懂。但他一旦打开这个门以后,就能够回答我的更多问题,包括我之后会抛出的 比较尖锐的问题 。

更妙的招儿是“借花献佛”。A跟B两个科学家观点不一样,我要采的是A,我就拿着B的观点去问,A肯定会说这个不对,就 开始说。我用同样的方式问B科学家,科学家很怕我们断章取义,写出片面的文章。他就深感责任重大,从各个角度帮你把问题解释清楚。科学家也怕民众对科学问 题产生误解,你把这个事实摆出来,说读者对这方面有误解,你是不是要澄清一下,他也会接桩。

还有一点,问题越细越好,这说明你之前做了大量 准备。不要说你能不能帮我解释一下量子物理怎么回事,他肯定会说你真傻。 不用在科学家面前装专业,你可能做了很多工作,但是不用装的很专业。我说我不明白,你能帮我解释一下吗?本身我们代表民众问他,作为民众就是不明白这个事 情,我就是不明白,他会愿意说。

桔子:问题能打动科学家,好问题更能引发科学家对你的好感!好问题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馅儿饼,但可以从其他人懂行的人身上套。比如做一个材料方面的报道,我对材料一窍不通,先找一个懂材料的捞一些特别牛的问题,到时候跟科学家提这些问题,他立马对你刮目相看。

TOP

1.4面对采访话题茫然无所知,怎么为采访做准备

准 备其实有两重含义。一是平时的积累,可以定期阅读科学期刊如《自然》、《科学》和科普杂志《科学美国人》、《新科学家》。也可以看《纽约时报》、《卫报》 和BBC的科技频道。近来,国内外公开课和TED讲座又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吸收科学知识的平台。除了在长线上培养科学素养,短期准备也必不可少,这 能让我们快速了解一些领域,应对各种时政类的科学新闻报道。同时,面对浩瀚的互联网信息的海洋,要捞到你真正想找的东西,其实比你想象中的要难,这时,我 们可以借助万能的google!

金煜:在 采科学家之前,你可能要做大量的工作,要研究、看很多文献、四处打电话了解这个事情。像我做科学发现这种报道,最终稿子上出现的可能只有三四个人的引用, 可事实上我可能在做稿子之前会采访十个,甚至更多的人。 打很多电话后你能对这个领域有个大致的了解,然后你再去采访就会更有针对性。文章上出现的内容应该远远小于你为此准备的内容。尤其在当你不熟悉这个领域的 时候,幕后准备工作更显重要。

潘希: 举个例子,如果你接到一个采访重金属污染方面专家的任务,你会怎么准备才能和科学家有科学问题的交流?你可能会先问他重金属污在中国和世界上的大体情况, 包括咱们国家重金属污染整体情况,哪些区域是比较严重的。而这些问题对科学家来说可能早就答得滚瓜烂熟了,他会说咱们国家重金属污染整体上很严重,尤其是 珠三角和长三角地区。你要想再跟他有进一步的科学交流,就得事先做足功课。比如咱们国家重金属防治上有什么措施,修复成本有多高。你还可以问从实验室到具 体应用,中间可能还要有什么样的环节。你还可以问问他目前手上有哪些,主要在什么地方,干什么,科研项目出来的成果哪些应用,哪些没有应用。这些问题就是 跟这个科学家做深层次上的交流,而不单单是面儿上的文章啦。

TOP

1.5如何报道进入公共话题的科学问题?

金煜:PM2.5是一个很典型的进入公众议题的科学问题。它涉及科学、民生、而且可以上升到政治决策层面。在报道时,媒体要努力让百姓听到各方的声音,然后让决策者做更好的决策。

1.5.1涉及科学

2008 年8月之前的时候,PM2.5还算是敏感词,我们媒体报道还受审查方面的限制。当时我写了很大的版,但并没得到足够的重视,公众对PM2.5依然不够了 解。直到2011年10月底11月初,北京连续出现了多次灰霾天,民众开始怀念奥运时期的晴天,开始正式意识到北京空气污染的严重 。作为阴霾天的主要责任者,在美国大使馆PM2.5监测数据连续爆表的推波助澜下,PM2.5才开始正式进入公众视野。当时我们连续几天发了好几个重点 版,也一直跟微博的力量一起相互推动,后来PM2.5则直接登上我们报纸的头版头条。民众对PM2.5开始有了科学上的了解,知道这是什么些东西,怎么产 生的,对人体危害有哪些。

1.5.2涉及民生

公众了解了PM2.5之后,我们愈发觉 得此事很重要,因为它实实在在的跟百姓的生活有关。一方面,PM2.5是空气污染的一个大头,高浓度的情况下会损坏人体呼吸道,甚至诱发心血管疾病。另一 方面,PM2.5又涉及到节能减排等能源问题,因为它主要由化石燃料的排放产生,这就牵扯到一些煤炭发电厂商和太阳能企业的利益博弈。

1.5.3涉及决策

早 在2008年公众第一次听说PM2.5后,环保部门并没有把PM2.5纳入空气质量修订条例。因为环保部门有很多专家,有自己的议程设置,要开很多内部会 议才能把标准定下来。但是公众媒体和微博这些力量加起来后,起了非常大的推动作用,把标准出台的时间往前推了不少。特别是高层温总理也发言说我们必须要重 视空气污染的时候,那个时候后面整个趋势都变了,PM2.5马上就被加到空气质量标准里面,决策者也开始持续不断地强调监测和治理的重要性。

1.5.4媒体应明确自己的责任?(很重要!)

PM2.5 从一个科学问题上升到决策的高度事实上涉及诸多方面讨论,这么大的问题单篇文章很难把事情说清楚,而系列报道则可以做到更客观更全面,让百姓看到更多是视 角,听到更多不同的声音。比如说有些做大气研究的科学家就不赞成把PM2.5纳入空气质量监测标准,因为大气的成分短期内难以改变,就是制定了标准,很长 时期内也是形同虚设,根本难以达标。可公共健康部门的科学家就很赞成把PM2.5纳入 标准,因为灰霾天对人体健康的影响在国际上已经有定论了,把它放入标准的目的就是为了保障人体的健康,而不是去关心北京的空气能不能达标,标准本身就可以 推动决策者对空气质量的重视。空气质量的控制其实也设计多个部门,比如环保部门就相对比较弱势,空气质量单靠它肯定是不能有效控制的,它主要管空气质量而 不是节能减排。因为节能减排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并不是环保部门说了算,还要看更高的决策部门。

科学家跟决策者之间有内部的流程,作为媒体要 介入他们的流程中,发挥自己的作用。公民社会还是尽量让公民参与这个决策,作为媒体,我们有这个责任让政府部门跟决策者还有科学家,让他们打开门把这个告 诉公众,这是媒体很重要的责任。做的同时你还要调查,不同的政府部门,他们内部有什么样的目的,调查一下科学家背后有没有利益的驱动。甚至要看社会影响, 治理大气污染会产生什么影响,这也是国家考虑的,也是我们媒体要考虑的,要把这些跟公众说清楚。

与PM2.5不同的是,很多事情科学界还没 有百分之百的定论,还有很多争议,还在不断发展,可决策者必须要决策了,媒体怎么办?比如转基因问题,比如能源消耗给环境带来的影响问题。不同能源的专家 会的环境影响有不同的看法。包括能源消耗的安全性,核电的安全性他们都有不同的看法。国家必须得发展能源,国家也必须控制二氧化碳。粮食危机也得解决,决 策者必须得做出决策了。作为媒体怎么办?

这些话题特别大,不可能在一篇文章说清楚,媒体是非常重要的平台,他能够让科学界持续不断讨论这个 话题,并把科学家的研究不断新的研究展示给公众,让公众介入到公众讨论中。公众讨论是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媒体是一个平台,公众可以介入到这个平台中,某种 程度是参政议政的概念,最终可以促进公众推动政策的出台。我们媒体不一定要给出一个答案,一个结论,我们只是提供一个平台,让不同的声音在这个平台说,让 公众自己去判断。


TOP

不要以为打败了采访中的拦路虎就大功告成了,采访之路多艰险,要留心采访雷区啊!多年来,潘希老师和金煜老师积累了丰富的实战经验,但这些经验都是由大大小小的各种“栽跟头”换来的,吾等可要好好借鉴前车之鉴呀!下面隆重推出两位老师的采访经验谈!

 

2. 采访经验谈

 

2.1不可偏信一家之言,问谁是很重要的一环

潘希: 去年7月25号我们做了7·23温州动车事故原因分析的头版。 温州动车事故是7·23,事故发生在星期五,最早是周一的两篇文章。我们采访工程院院士的那篇文章其实是一篇失败的案例。这并不是因为记者在采访的技巧上 出了问题,而是没有对整个事情做全面的了解和判断。由于只听信一家之言,我们把事故原因归咎于司机的疲劳驾驶。可后来我们知道这并不是事故的真正原因。现 在很多涉及科学问题的事件报道上,某一位科学家不一定了解所有情况,很有可能发表片面的观点。这篇报道引起了相关媒体专家的不满,被采访的院士也给我们反 馈说当时不应该接受我们采访,而且我们在采访的时候也应该多问一些人再做评判。

只听一家之言是科学报道常犯的错误。碰到突发事件最快采访科 学家并不容易,抓到一个利用好,这是很多记者的心理,往往会出差错。做科学报道特别要注意的是,科学的事实是不能改变的。所以首先要遵循科学事实本身,如 果科学事实存在差错,稿子再快,写的再好看,最后跟你个人的发展,单位甚至社会舆论的导向并没有好处。下面是一个技巧,你需要在碰到一件事的时候多做案头 工作,然后才开始采访,不要盲目相信科学家的观点,找相关人员进行求证。比如说刚才这一篇温州动车的事故,如果我们记者当时可能再多采访两位专家,就不一 定会出这么一篇报道,可能更客观一些。

桔子:这点我也深有感触!(详细吐槽见视频)


TOP

2.2不可“不懂装懂”

潘希老师和金煜老师每次采访前都做足功课,但临场时候还是会听不懂科学家在做什么,如果“不懂装懂”,科学家以为你都懂了,只会越讲越艰深,而另一方面你可能越难跟老百姓把事儿解释清楚。

桔子:我 对“不懂装懂”这点儿也是深有体会。刚博士毕业那会儿,我跟科学家聊天的时候经常听不懂他们讲的东西,但我觉得自己是个博士,这个必须懂,然后聊完天就默 默的下paper看,但还是不懂。几次之后,我就发现,听不懂的时候要立即提问,别死要面子活受罪。我们一定要“不耻上问”啊!
TOP

2.3审稿有风险,交稿须谨慎

潘希:记 者要得到科学家的信任,审稿是必须的,作为记者,记者的专业也是有局限性,不一定是各个领域的专家,对很多专业名词和术语很容易产生误解。科学家普遍认为 市场媒体不够严肃,经常出现夸大和错误,所以他们可能会提出审稿要求。长期的经验来说,审稿不是件坏事。我们会主动给科学家审稿,避免出现事实上的偏差。 如果不审稿,比如说一个数字搞错了,第二天电话打到我们领导那,气急败坏的要求我们登一个更正,然后在网上把数据全部改掉。这种事经常发生。但如果科学家 是在观点和言论方面提出审稿的要求,你就可以跟他说,他只对他自己的观点负责,至于其他采访对象的言论不要提出质疑。这种情况我们也经常碰到,有一篇稿子 采访四五个人,我们同时发给三到四个人审稿。这个人对自己的话做修改,你怎么能把我跟另外的人的观点放在一起,如果把我跟另外一个人的观点放在一起,我就 怎么怎么样,这也是经常有的问题,审稿之前跟他说明白这件事情。
TOP

2.4 科技现状,将来该如何报道

潘希:从 科学的起源和发展历史来看,科学是少数人在玩的,把科学说明白更是少数中的少数,这就是你要找的科学家。 科学家也是分类的,有内向和外向之分,也有会利用媒体和易被媒体利用之别,要对你要采访的科学家有一定了解,灵活对待。要勇于向科学家提问,但要保证你问 的问题是经过自己思考。对于难以找到采访对象的任务,可以采取“曲线救国”的方式,例如对于危险废弃物的报道而言,当无法采访到环保部门专家的时候,可以 去相关实验室现场了解危险废弃物的处理过程。这就是属于一种“曲线救国”,不要盯在一个科学家身上。很多事情是相通的,完全可以换一个角度和一个方式在 做。

做科技报道一定要成为专家型的记者。作为一个科技记者,首先要必须要了解我国的科技体制现状,要了解我国的科技发展规划,要知道涉及科 技的各个部门的功能和职责以及各领域的研究前沿和一些常见科学名词的解释。在此基础上联系我国的科技体制现状和科技体制改革问题,以及部分科学家面临的经 费来源问题,提出建议。采访科学家应该根据你要的题目去寻找,不要去找牢骚特别多的科学家,他们往往不是特别能客观的看待这个问题。另外,作为科技记者, 还要熟悉科学家的沟通方式,并通过审稿环节或者针对某科学家研究领域内发生的新闻、事件或进展进行询问,以给科学家留下深刻的印象。

TOP

3. 问答环节

3.1桔子问:我想问像PM2.5这样的东西跟我的关系很大,我肯定特别感兴趣。但像粒子、对撞机这些离我就比较远了,当你采访科学家的时候,有没有一些什么方式表示出公众为什么要问这些问题?

金煜:科 学有两种,一种是应用层面或者公共层面,他跟民众的关系更密切一点 。比如说出来一个新技术,民众觉得很新颖。有人会说我为什么要看量子物理这样的东西,这个问题很多人问。我觉得是因为你去探讨宇宙,探讨粒子本身的性质, 你去探讨大脑内部有什么东西,是基于人类特有的天生的好奇新。这个研究虽然是技术研究,跟人的生活没有直接关系,但是他是满足人类好奇心的。我觉得读者是 爱看的,科学家也是爱解释的,基础层面的科学家愿意解释这个事情。如果他们不愿意,你可以说大家很好奇,希望你解释一下。

3.2学员问:我问金煜老师一个问题,关于PM2.5, 采访NGO等民间组织或者民间的意见领袖?像潘石屹他们关注PM2.5民间的人?

金煜:我采访过他,但是他不是科学家。他本身不能把事情说清楚,如果你作为科学报道,他只是一个事件性人物,不是科学报道的人物。

3.3 学员问:我有两个问题,比如特别重大的科学事件,航天发射所有的媒体都一拥而上,采访比较有名的人,这样的话可能需要提前做一些准备。比如说像航天这些 人,媒体想在提前发布,这个提前量怎么把握?第二,包括像果壳,他们讲科普的时候,不是用采访的方式,是用作者自己写。记者进行采访和请专栏作者写,他们 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

潘希:你提到重大的科学事件,航天发射这是特殊的情况。到发射的时候各家媒体一拥而上,整个宣传的口径都会控制。据我了解每家都会签保密协议,不会提前很多。

金煜:我 们当时也有专栏的写作,这里就是媒体性质的区别,果壳是一个网站,《新知周刊》是一个副刊在周日出版,我现在的部门是时政部,这三个媒体的性质都不一样。 果壳是网站,可以宽松一点,不一定按照新闻媒体写法来写。他形式可以很多样,编译国外的研究没有关系,因为它是网站。《新知周刊》是副刊,没有这么高要求 的新闻性,我们当时也是做了很多科普方面的东西,你可以请科普方面某个领域专家。放在新闻版绝对不能这么做,得有正方、反方,必须有非常严格的新闻要求。 看不同的媒体,网站对新闻的要求最宽松,他们有各种形式可以写。第三个问题是像卫星发射这样的重大事件的报道如何做提前准备。金煜回答说这种事件报道很特 殊,都有统一宣传口径的控制,进入也会比较困难,采访报道之前也要签保密协议的。可以采用的方法是找一些相关领域中最合适的科学家进行采访。
TOP

活动图片


学员回顾

科学报道工作坊第六期:打入科学圈 - 学员回顾

活动附件

科学报道工作坊第六期:打入科学圈 - 讲师PPT(点击图片进入链接)


科学报道工作坊第六期:打入科学圈 - 随堂手册(点击图片进入链接)
TOP

特别鸣谢

后期统筹:孙延琦

海报志愿者:彭昊

视频志愿者:李自奇、陈易之、巩迪

回顾志愿者:张若剑、吴翠敏

发表评论

填写昵称和邮箱即可发表评论(邮箱不会公开)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