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期科学报道工作坊学员回顾

学员回顾

科学报道工作坊 - 学后感

作者:梁先生

因为数据,简单的成长

为了响应科学报道工坊的号召,也为了能赚一个下次再听讲座的名额,我这个学文科的人就斗胆写下这次的学后感。这就算是请大家分享一次我对这次学习的一点体会、一份感悟,以及一些依旧留在心底的困惑,算是我一点简单的成长记录。希望不妥之处不要让大家反感,先给大家赔个不是

数据,就像我的“前女友”

既然要说对这次学习的感想,我想还是先说说我对数据的看法吧,权当先凑些字数。

数据,我感觉用“前女友”来形容是非常合适的——曾经爱过但已没了感觉。

其实我想很多同行对于数据都有过这个时候,一拿到数据就觉得这事儿妥了,反正有专业人士给咱们做了结论,就好像承接了武林前辈多少年的功力一样,立马觉得底气十足。遥想数据当年,报道时一提,那真是心不虚了,手不抖了,写评论也有劲了……

比及从事媒体工作几年后,却发现原来年轻时我们不懂数据。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法调查,尽管是想论述同样的问题,出来的结果竟能背道而驰!有时候数据打架反而成了常态,比如我国的GDP,那总数永远赶不上各省GDP的总和。

再到后来,发现商业机构也出来蒙事,一些不靠谱学者也拿所谓数据说事儿。到现在别说我了,估计一般人都不会再那么相信数据了。

但既然还在媒体里混迹,对于使用数据这个工具还是必修的功课,于是我看到这次的讲座就报了名,图的就是想再给“前女友”找点“感觉”。不打算“复合”,但也不想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

亲爱的数据,原来我们之间是一场场误会

得承认,讲座一开始我有点心浮气躁,最希望知道的就是怎么辨别虚假的数据,最好有个“辨别真伪20招”之类的讲座才好。

这种状态持续到了沈浩老师说“随机怎么做到?”这时候我突然觉得这事儿不是攒点儿人弄几个问卷填几个数字这么简单的事儿了。原来我和数据之间一直有着许多“误会”:

 1、出卖你的数据,有“人”背了良心债

或许有人原来挺懂数据,但对我来说这之前就是一个数学方法而已,或者干脆就看成是一场攒几个人填几张问卷算几个数字的“木偶戏”,牵绳子的就是调查的组织者。

但 现在我的理解是,调查数据其实是一件设计社会学、道德、伦理甚至法律的事情,之所以之前数据出现各种问题,并不是数据本身有问题,甚至不是调查方法的问 题,而是因为“人”的因素。被调查对象的复杂,调查者本身的局限,以及某些利益相关者的影响,都可能导致数据本身的失效。

这也就是为什么有的专家说出一个数据,结果和另一组数据完全相反,然后专家们还在道貌岸然地说这“这也正常啊!”

对于这种情况,我们也只能盼着数据的统计者和发布者在“良心债”的压力下能稍微公允些,但这可能么?这年头“负心人”太多了。

2、预测未来,不是数据的菜

普利策曾经说过“假使国家是一条船,新闻记者应是站在船桥上的瞭望者,他要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观察一切、审视海上的不测风云和浅滩暗礁,及时发出警报。”

这其实说出了许多媒体人心底的想法,希望能够对未来做出判断,如果能够拉上“统计学”这个帮手,指点江山,激扬数据,不亦快哉!

而实际上,沈老师一句“数据不是用来预测的”,才让我理解了这事儿压根儿就是不可能的事儿,因为在社会科学里,事物最后的发展可能存在的因素是在太多了,各自发挥的作用不同且彼此影响,因此关于因果的验证实际上极具难度,这也就让所谓的“预测”变得十分不靠谱了。

事实上,由于真实世界需要考虑的因素比之数学世界的要复杂的多,我们的预测即便蒙中也只能说是幸运而已。

比如有的媒体曾经报道GDP预测,结果中了,但其实想想,这是因为没有发生什么天灾人祸,假如卡扎菲靠统计学预测自己的GDP,最后结果一定是一场灾难。

可见,预测未来,这事儿不是数据的菜啊。

在这里多说一句,其实我对数据使用最厌恶的就是“预测”,因为之前有媒体预测上届世界杯是乌拉圭夺冠……,就这数据运用,我还不如养只章鱼呢。

3、数据的望文生义主义,这是最伤不起的

如果说上边这些是关于数据的一些常识问题,那么对数据的望文生义主义则是我对媒体同仁们一种行为模式上的发现。

比如说在后边的案例分析里,我听到的都是如何利用和使用数据,但实际上当被问到什么是发病率时,大家脸上茫然地表情让我觉得震撼,那场景就像是无知者奥运会的开幕式。

其实这些在各个行业混迹的还算不错以至于有闲心来听讲座的人,一个个不说是精英,也该算不笨。但是大家习惯了对数据的望文生义,习惯了把数据拿来就用而不加思考,也或许比起某些具体知识的匮乏更加伤不起。

想对数据说:媒体真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澄清了一些误会,这场活动对我的帮助真是很大,作为回报,我也想对数据说说,其实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1、有些媒体对数据,其实没有真感情

其实包括沈老师也提到,媒体使用数据,是为了传达自己的某种观点,也就是“阐释”。老实说传媒青睐数据的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可以靠这个东西。据我所知,有的媒体并不需要数据是真实的,他们只是想给自己的报道找一个由头或者装饰。

前边提到了拿章鱼预测足球比赛的事情,我想统计学对于媒体来说跟章鱼、王八、兔子或者其他什么道具没有区别。

其实媒体需要统计学很大层面上就像是道士画符、烧纸、献祭品一样,只是为了给自己最后的“法力”增加些“信任度”。有时候有的媒体就是故意用特别专业的术语来包装自己的观点,使得自己的文章看似高高在上。

因此,之所以造成数据的望文生义主义,这和公众对于新闻的片面理解和不求甚解有关系。我并不想替媒体推卸责任,只是媒体就不是数据专家们想象的那种严谨的“人”。很多媒体只是惯于扮演耍把戏的江湖术士而已,别指望他们对数据的使用付出什么真感情来。

2、有时候数据不坏,媒体不爱

虽然这么揭老底不算厚道,但我得说有些媒体人,偶尔包括我本人在内,使用数据都不一定要挑“身家清白”的,越是“风尘味道”重的,反而越够“味”。

比如曾经有个专家说90%的上访者都有精神病。这事儿明显不靠谱,我不用懂精神病学或者统计学也知道不对,但是媒体却把这个作为标题。其实不是媒体人不懂得“良家妇女”的好,只是满版的良家妇女,偶尔来个“花魁”闹一闹,也多写姿色吧。

3、那些年我们一起看的表格,其实不全是表格

关于这一点,其实是我特别想和统计之都的那位老师商榷,因为这位老师说了许多媒体使用表格的错误,但在我看来,这里边还涉及到一个版式问题。

在我眼里,那个被批评没有必要用彩色带状的表格,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国旗式的版式创意;那个被批评分类太多的饼状图,可以充分说明安卓系统的一盘散沙状态;甚至那几个被批评说没有必要用3D的表格,我认为也有很好的美化版面的效果。

所以说,那些年我们一起看的表格,在学统计的人眼睛里就是表格,但是在媒体人的眼睛里,也许还有其他的用途。

 

写在最后的话

但数据已成“惘”事,还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写到这里,我这篇抖机灵的小文也该收尾了。首先当然要感谢科学松鼠会,感谢贝塔咖啡,感谢杜邦公司,感谢沈老师,感谢统计之都,感谢CCAV……

其实这次讲座的意义,不仅在于普及了一些统计学上的知识,更不啻于一次头脑风暴,让我跳脱出媒体的身份来看待使用数据这件事。原来换个角度看,一切都不一样了。

但老实说,有一点让我比来之前更为困惑,因为这次讲座让我产生了一个印象:数据的可信度并不像我们想想的那么高。

即便排除掉统计上的误差等问题,社会发展、我们对问题的认识,乃至发布者个人的喜好、利益,这些都可能构成对数据反应客观现实准确度的影响,如果再加上媒体的过度阐释和望文生义,使用数据真的是一件让人迷惘的事情。

那么回到最初,媒体原来只想把数据当做工作,假如数据的驾驭是如此之困难,我们是否还应该提倡使用数据?

另外,当如此多的数据误算、误用导致数据本身“公信力”的下降,媒体是否还应该相信数据?

那是我日夜期盼、深爱过的数据啊,究竟我该如何使用,你才会被读者接受呢?而我们对于数据真正的爱和信赖,又有多少机会可以重来?

 

学员杂感

1

作者:张恩勾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训练营的学习活动,但感受无与伦比的好。

从收到您发来的随堂手册开始,我就深深的爱上这个活动。

 无论从活动的内容到形势都透着各位准备者的努力和认真。

 从内容上说,沈老师的“统计让人更聪明”的演讲让我对统计又有了一些不同以往的认识,并更审慎地看待统计这件事情。

统计之都的同学,更是解决了我的一些疑惑,老实说我到现在还在消化各种专业的词汇和熟悉各种软件呢

另外,说到统计数据本身的权威性和是否一手,我很庆幸自己的工作是一份一手资料的挖掘工作,也希望我的工作会给未来的某些研究提供支持吧,握拳。

但是从形势上来说,对其中的一个环节有一点点的小看法。

小组作业之前的说明是不是可以再明确一些,虽然我们大致也能知道作业的目的,但是如果能把作业的目的和材料相关联的更紧密些会不会更好些?

另外,我跟几们边上同学聊了一上,普遍感觉约定的15分钟时间讨论基本不够,这些时间也许刚刚让一小组的同学互相认识并分工完毕(也许是媒体人太话唠了,检讨),这部分是不是也考虑在设计的时候就增长时间(你看,今天我们就没有做到第二题就没有时间了)

总之,这是次难忘的活动,期待下次活动的开始 。

2

作者:陶利 | Boolean Tao

非常高兴参加科学松鼠会举办的这样一期活动,对现场组织工作人员的辛苦表示感谢!

美 国职业人群有相对而言很好的统计学素养,所以在很多事情上都表现出了良好的理性行为趋势,而反观国人更多倾向于一言堂、领导说了算的模式,长久下来行成了 不独立思考,唯命是从的这么一种风气。作为媒体从业者更应该理性看待要报道的事件、用数据说话,而不是主观臆断和推测,不能把个人好恶和所谓的“诠释”作 为媒体声音对外进行发布。所以说这样的活动非常有意义!科学松鼠会从过往更多关注对自然科学的科普到了关注社会科学领域的“发声者”,我赞!

严格说,我不是一个媒体从业者,在网易汽车虽然是主编级别,但是不负责媒体报道,主要做的是互联网产品管理的工作,所以以上内容仅代表我个人观点。

3

作者:牛小雨

工作的关系,我很多的知识都是零零散散,而我也乐于多了解一些未知领域的东西。另外,本次关于数字统计的话题本身我也比较感兴趣,所以没有犹豫就报名了。

沈浩老师讲得不错。可惜时间太短了。我觉得与其匆匆忙忙,邀请几位演讲嘉宾,不如只请一位,让他讲得充分一些。尤其是对于沈浩老师这样,既有学识,又会讲课的嘉宾。一般来说,这样的嘉宾是不会让人失望的。

平 时会看到很多的数字统计,一般很多人和我一样,都不求甚解,看到就信了,也不去想想所以然。沈老师其实传达了一个观点:要质疑,以及学会质疑。就拿央视节 目收视率来说,央视给出的数字很多人不信。那么,批判这个数字的人,他们的批判就一定有理么?如果有资金,你会如何中立地确定收视率呢?沈老师带着我们, 一边做现场试验,一边把原理讲出来。原来要确定收视率还真不是个容易的事情。很多自以为思想深刻的批判者,其实也想得太简单了。要做到用自然科学去解释社 会科学,我们正在做各种努力,也是在朝着真相的“极限”努力吧。

虽然没有确定的知识,但是却打开了一点思路。在两个科学之间,打通了一点。略微有些茅塞顿开之感。

我对后面一位演讲嘉宾讲的图形分析的内容不太熟悉,所以不太明白他要讲什么,希望下次嘉宾多作准备,让文科背景的人也能听懂理科色彩比较强的内容。

小组讨论很有意思。这一段的主要收获反而是在后面的工作人员讲解疾病的发病率,普及率等体外的东西。当然,如果没有前面紧张地争论和资料搜集,这里也不会那么有感触。

总之,这一下午还是比较有收获,谢谢科学松鼠会。

发表评论

填写昵称和邮箱即可发表评论(邮箱不会公开)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