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自学术期刊的报道

科学写作指导手册

治安记者追踪犯罪,政治记者关注选举,体育记者热爱赛事,而科学作者的手中,握着学术期刊。事实上,每年期刊文章的发表量要比全美所有见报的体育赛事、选举和谋杀案件的总和还多。因此,科学作家必须有选择性。而为了作出明智的选择,首先,你必须知道可提供新闻的主要期刊有哪些,以及他们所报道的又是哪些方面的科学。所以,你需要了解不同类型的期刊以及这些期刊上的不同类型的文章。同时,你还需要知道如何应付期刊对记者所施加的那张细密的审查之网——一种被称作限时禁发制度的“便利”措施。

一旦了解了这些,你就可以集中精力写作了。

期刊菜谱

对于科学作家来说,唯一有价值的应该是经同业审查的期刊,这意味着这些文章在期刊同意发表前已经过该领域专家们的审阅,并可能已被更正和修订过。一般说来,很多科学作者都把注意力集中在报道“四大”同业审查期刊上:《科学》(Science)、《自然》( Nature )、《新 英 格 兰医学 杂 志 》(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和《美国医学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科学》和《自然》是科学新闻的主要来源,他们也应该担当这样的角色。这两大期刊是所有英语国家中最好的跨学科类期刊,由此也应当发表各个科学领域中最重要的研究进展。很自然的,这两大期刊所发表的科学研究也最可能为大众所关心。

最近这些年,其它一些期刊也和“四大”一样被视为科学新闻的 常 规来 源 。这些 期刊 主 要 包 括 《美国国家科学院院 刊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生物期刊《细胞》(Cell),以及神经科学期刊 《神经元》(Neuron)。自然出版集团(Nature publishing group)给向媒体市场灌注了一系列的专业期刊,内容囊括了诸如神经科学、生物技术、遗传学和材料科学等领域。其它重要的医学期刊还有《内科学年鉴》(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以及几个由美国心脏学会出版的期刊,如《循环》(Circulation)与《卒中》(Stroke)。 2003 年年底又出现了一个新的新闻来源,即由科学公共图书馆(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发行的《公共科学图书馆生物学》(PLoS Biology),这是一个对公众开放的免费在线期刊。

然而,媒体最感兴趣的期刊却不是最重要科学研究的唯一来源,并且对于很多领域来说,这些期刊甚至不是最好的来源。通过合理调整射程范围,你还可以从很多其它专业范围更具针对性的科学期刊上找到新闻。

比如说,对于物理学而言,你要熟悉美国物理学会(American Physical Society)的期刊,如《物理评论快报》(Physical Review Letters ) ( publish.aps.org ) 。 与之类似 , 美国化学学会(pubs.acs.org)也出版很多期刊。而对于天文学和天体物理学,你要熟悉 《天体物理学期刊》(Astrophysical Journal)。对于地质学和地球科学,则要从《地质学》(Geology)和《地球物理学研究快报》(Geophysical Research Letters)入手。

这些期刊很多都可以从 Eurekalert! 在线新闻服务网站上找到(www.eurekalert.org ),这个网站 为注册记者准备了“内情通报”,公布这些期刊自评的每期最佳文章。通常你还可以看到整个期刊目录和文章全文。《自然》有它自己的新闻界网络接口。美国物理学会提供 了一个公 开 的 网 页 ,提醒 记者很多即将发表的文章(focus.aps.org),以及一个有访问限制的站点,从那里记者可以获得文章全文。

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一切顺利。但是要记住,那些不对媒体做宣传的期刊也可能有科学新闻。当你要报道某一门具体的学科时,应该向该学科的专家咨询,哪些期刊是他们认可的权威性期刊。在找到某一领域的好期刊之后,一般都可以注册索要电子邮件推送的期刊目录。

另一个要记住的是,并不是所有的期刊都以报道创新科研为主。很多期刊都更倾向于“综述”文献,以此帮助科研工作者跟进他们的工作领域里的最新进展和发展趋势。通常,综述性文章不是新闻的来源,但是可以为报道新闻提供很重要的背景资料。

限时禁发
很多重要的科学期刊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在发布新闻时都坚持推行禁发令。一般在学术文章正式发表前一周左右,记者就可以获取到文章或手稿,但是前提是你必须要等到该学术文章正式发表那天才能报道它。从表面上看来,这个限时禁发制度给记者一定时间来写作,而不用惧怕其他人抢先报道。

如果禁发令仅止于此,那还没那么坏。但是这些期刊通常还强制其文章作者们在发表之前不许泄漏其内容。有时候,科学家还必须签署书面合同,以保证不向记者们透露他们的工作(除非记者同意不违背禁发令)。一些期刊允许科学家在科研会议上报告他们的发现,但是不能回答记者有关的问题。时不时的,期刊甚至还会禁止科学家在学术会议上向其他同行展示他们的工作。但不管期刊是否乐意,你如果参加了会议,就允许自由报道科学家在会议上的报告。

你要注意这个禁发制度如何运行,并且要警惕有其他人违背禁口令的可能。一些重要的素材你最好在禁发令解除的日期前写好文章,这样就可以在别人打破了禁发令后在第一时间把报道发出去。一旦有人打破了禁发令,其它媒体也就不需要再继续遵守了。

准备工作

得益于在正式发表前就能拿到期刊文章,科学作者可以有较充足的时间来准备写作。 抓住这个良机,不要等到最后一分钟。 尽快下载文章,收集所有可以获得的相关信息,比如同这些文章一起发表的新闻稿或者评论性文章。

你 可能通常都会 想 从多个 渠 来 获 取 背景信 息 。 用 谷歌(Google)搜索作者的信息就可以得到他们研究的背景。查阅你自己的电子文献库去确认他们的研究课题哪些方面已经被报道过。做一下 Nexis 搜索看看有没有相关的其它报道。 用 PubMed 或者其它数据库查找作者早前的文章以及其它科学家的相关文献。如果你不熟悉这个文章的领域,可以阅读一篇概述性综述或者基础百科全书来熟悉基本的术语。

而后,就是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一步了——阅读文章。

但不是所有的科学记者都会这么做。有些人主要阅读新闻稿,粗略的扫过原文,然后给研究者打个电话问几个问题。如果你只想做个庸才,那就这么做吧。但如果你想做得出色,就要学会如何带着批判性来阅读科研文章。

在我阅读科研文章的时候,我通常会先读一遍文章“摘要”(abstract),再读“概述”章节(introductory paragraphs),对这个研究的背景有所了解。然后我会到最后的“结论”(conclusions)章节去了解作者的工作会有哪些引申的后续工作,并发现在阅读其余正文部分时要重点注意哪些问题。之后,我会通全文,注意研究工作中可能出现问题的地方(比如说数据是从哪里来的,结果是如何有统计学意义,方法学有什么独特之处,是否有对照组等等)。最后我会去看数据表格和图,看看我是不是能弄明白这些数据如何支持了文章的结论。

在这个过程中,你最好能拿笔记下你头脑中闪出的问题。而下一步,是决定向哪些科学家来问这些问题。

显然,你需要同文章的作者聊聊。通常文章的第一作者是做了绝大多数工作的人(一般是个研究生或者博士后);最后一个作者是个资深科学家或者实验室的头儿(通常什么工作都没做)。然而,这些资深作者一般都对这个科研课题有最好的整体掌握,能对你的问题作出最好的回答,并清楚该工作与其它研究工作之间的关系(有时候他们也确实做了很多工作)。

一般来说你最好能多和几个作者交流一下。他们或许在这个课题中做了不同方面的工作,并可能对结果的意义有着较为不同的观点。对于学术期刊上的多数素材来讲,你需要与文章没有牵涉的外界评论。 但是,一些记者(尤其是非科学记者)误解了这点。我们并不是刻意找对该研究结果有反对意见的人来评论,好像这样你的报就“和谐”了。有时候一些没有科学记者经历的编辑会强求记者运用那条恒古不变的信条:“叙述事物的两面性”,这是个非常愚蠢的想法。(这个态度在报道政治事件或者谴责不道德事件时可能是明智的,但是应用到科学上就是荒谬的。否则,每个有关卫星的宇宙故事都要引用一些地球平面协会的理论。)

事实上,引用外界评论的意图,是为了给读者提供一些由能理解和欣赏该科研项目意义的专家作出的明智评价。

你必须了解的是,理所当然的,不是所有符合条件的科学家都会对一篇文献给出相同的评价。你需要明白两种不同的情况:比如某一领域的科学家会分为两派,有着对立的观点。这种情况下,向两个派别的专家分别寻求意见是最合适的。但在另一方面说来,如果把一个比较孤立的观点塑造为同样重要的反面意见去质疑已经建立的科学共识,那就是不负责任的。

你可以在文章末尾的“鸣谢”(acknowledgments )和“参考文献”(references)处查找专家的名字来进行电话访问,也可以向文章的作者询问哪些人对这些工作比较熟悉——事实上,你还可以问他们,该领域里哪些人可能对他们的文章持有不同甚至是反对的见解。优秀的科学家都会告诉你的。

另外一个在你匆匆赶稿时尤其好用的办法,就是找一个在该领域贡献突出的大学或者科研机构。那里的新闻干事通常可以很快的为你联系到专家。比如说,如果有一个涉及到亚原子粒子的素材,你就应该联系费米实验室;如果是关于纳米技术的故事,你可以给加州理工打电话。你也可以与相关科学协会的新闻干事电话联系 ,比如 说 天 文 学的 素材 ,就和美国天 文 学会( American Astronomical Society)联系,如果是有关地球科学的新闻就联系美国地质物理协会(American Geophysical Union)。

核查事实

不要相信期刊内情通报上的内容简介

这些介绍可能有用,但是也有可能是错误的。(刚刚写完这句话,我就收到了《自然》发来的内情通报勘误。看来上面介绍的在猫胡须上做的试验其实是在大鼠胡须上做的。)

不要相信通讯稿

通讯稿可能有用,但是也有可能是错误的。要从文章原文或者文章作者那里求证这些信息是否准确(无论如何都不要直接引用通讯稿)。要从其它可靠的渠道获取和核实背景信息。

警惕同业审查系统中的陷阱

一些期刊比其它期刊有更严格的同业审查,但是即使是最好的期刊也有失误的时候。 曾经有一篇被《物理评论快报》 接受的学术文章声称,有证据证明宇宙在空间上具有一个偏好的方向。唔,即便是对宇宙只有级理解的人都知道宇宙在在空间上是各向同性的。但是这篇文章声称偏振性的无线电波趋向于向某个特定方向扭转。当一个如此有声望的期刊发表观点如此震撼的文章时,这些观点就需要引起注意了——有时甚至又是一个故事。

但是我还是没有被打动。这个研究基于对旧有数据的重新分析——数据最初不是为了检验“空间——方向”问题而收集的。其结果的统计学意义是模棱两可的。而且有些不支持结论的数据被剔除了。所以我决定,不写这个故事。

而其它报纸报道了这个故事。几乎一周不到,其他物理学家的文章就开始出现在网上,反驳了《物理评论快报》这篇文章的结论。后来这篇文章渐渐被忘记。尽管这文章被包装得好像很值得科学记者报道一样,却没有什么意义,很多发表的学术文章都是这样没有意义(甚至连短时效的意义都没有)。这个故事给出了一个很简单的教训:由同业审查期刊发表的文章并不代表着就一定有新闻价值。

向文章作者索要有关他们工作的过往新闻履历

你要确定你所想报道的是新的信息,而不是在一年前的学术会议之后就被广泛报道过的内容。

询问潜在的利益冲突

比如说研究者中是否有人与某个可能从此项研究中获利的公司存在利益关系?(但是要注意,即使存在这样的利益冲突,并不一定就代表这个研究的结论是无效的。你要决定报道利益冲突是否会被人误解为质疑此项研究。)

核实琐碎的事实

比如核查科学家的单位和头衔。有时候学术期刊的标题页会存在这样的错误。

撰写故事

从一开始打算要报道某一篇期刊文章时起,你就应该考虑如何写文章的第一句话或者第一段话:一个至关重要的开端。最关键的新意是什么?最重要最有意思的是什么?你该如何把这些用一种简
洁明了而又引人入胜的方式表达出来?

然后,就任其挥洒。 用事实来支持这个开端。做一些引用来生动地表达文意。提供一些背景信息——包括基本知识和过去相关的研究发现。在你的报道中对你能想象得出的读者有可能会产生的问题给出详细的答案。 预测下一步的研究进展。有时候你还需要解释这个研究中无法包含的意义,比如说在医学研究新闻中解释,一个令人期待的发现并不代表着就马上能治愈某种疾病。

但永远记住,有时候,最佳的选择反而是彻底不写。根据科学期刊写出的一则科学故事固然是一道科学新闻大餐,然而,这还远非科学新闻理应承担的一切。通常,更明智的做法是,等待科学家们发表更多的研究成果,或者对你而言,写更多的报道。总之,只有报道了科学研究工作的背景与前景,才算是最好的服务于读者。

发表评论

填写昵称和邮箱即可发表评论(邮箱不会公开)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分享按钮